Your mouth shall mock the old and wise,
Your laugh shall fill the world with flame,
I'll write upon the shrinking skies
The scarlet splendour of your name,

Till Heaven cracks, and Hell thereunder
Dies in her ultimate mad fire,
And darkness falls, with scornful thunder,
On dreams of men and men's desire.

[AC1][Altmal]《阿泰尔和他的龙》(G,Dragon!Malik)

*已经不知道该怎么打tag写警告了。这篇是Altmal无差,其实你要说是友情向也没问题。

*奇怪的AU。大概是西方奇幻吧。不过人名地名都没改。角色性格会和原作有偏差……。嗯。

*有Maria出现喔。而且不是路人。

摘要:阿泰尔有一个秘密。很大的那种。


1

马斯亚夫是坐落在贝鲁特山区的一个村庄,阿西河从村中蜿蜒而过。

阿泰尔·伊本-拉阿哈德和他的父亲奥马尔就生活在这里。奥马尔在得到儿子阿泰尔的同时也失去了他的爱人莫德,在那之后他没有再娶。阿泰尔,同等地,没有获得过呼唤母亲的机会。但他继承了他母亲的聪慧和对知识的热爱,他还未成年就已读完了几乎所有母亲留下的书籍。这些书都是他在山上放羊的时候读的,每天都读,只有某个初春的某个早晨成为了例外。

在那天他发现了甚至比书更奇妙的事物。


2

漆黑的洞穴里再次响起金属碰撞的声音,阿泰尔不能再装作没听见。他把阿尔穆林赠予他的大马士革钢刀攥在手中,微微低下身体的重心,靠近洞口。

洞窟里的阴影像潮水一样涌动起来,略显沉重的脚步声逐渐逼近阿泰尔,颤抖的地面让他怀疑前来的是独眼巨人而并非他所设想的山贼强盗。

但现实往往比想象要更加精彩。

状似蜥蜴然而巨大得多的头颅从冒着寒气的山洞里探出来,轻巧优雅得好似一件艺术品,弯曲锋利的右角像打磨过的黑曜石一样闪闪发亮(左角断掉了,只剩下一部分);修长的脖颈在纤细与有力之间达到了微妙的平衡。像夜色一样深沉的鳞甲在阳光底下熠熠生辉,一瞬间几乎晃得阿泰尔睁不开眼。

龙。阿泰尔的脑海里只剩下这一个词。


3

龙缓缓睁开了眼睛,而阿泰尔屏住了呼吸。

半透明的瞬膜向后打开,梭形的瞳孔在光线的照射下收缩成针状,深褐色的虹膜上布满星星点点的斑纹,其下流淌着赤色的岩浆。

龙用左眼凝视着阿泰尔。此时他的感觉很难形容,硬要说的话,大概就像被一颗陨石直直地击穿心脏吧。


4

黑龙在看清阿泰尔的瞬间就陷入愤怒之中,它发出像午后暴雨之前的雷声那样震耳欲聋的咆吼,把能轻易将人撕碎的利爪向前踩了一步。阿泰尔能感觉到脚下在抖,不只是地面,还有他自己的腿。他咬紧牙齿夺回对自己身体的控制权,向后退去,并在退到一定距离之后转过身奔跑下山。他虽然狂妄但并不愚蠢,人类中也许难以找出与他匹敌的对手,但一头龙对他还是具有压倒性的优势。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他就此放弃了。这是在他面前降临的奇迹,是他亲眼目睹的传说,他见到了一头龙,一头跟书中描述的完全不一样的龙。他绝不会放弃这个接近真相的机会,哪怕置身于危险的境地也无所谓。


5

之后接连三天他都跑到黑龙的洞口,安静地等在那里。但这个新来的房客似乎并没有察觉到他的到来,又或者只是不想理睬他。

在第四天阿泰尔决定主动出击。

他特意把羊群赶得远了些,以免愤怒的黑龙把他们家最重要的财产变成一堆焦炭。他把钢刀也放在了家里,因为他想到如果是自己被一个携带武器的人问话,他也不会有什么好态度。

“我假设你在这里。”阿泰尔站在洞口说。

沉默。

“我没有任何恶意。”

寂静。

就在阿泰尔抬腿准备向前迈步的时候,黑龙就如第一次那样现身了,他纵身一跃便来到阿泰尔的身前,火焰一样的鼻息喷吐到人类少年的脸上。黑龙富有侵略性的美依旧让他目眩神迷,以至于他忘记了如何逃跑。他动用了全部的勇气抬起头直视黑龙的眼睛,只是一瞬间,那其中翻涌着的愤怒和悲伤就几乎将他整个击溃。

恐惧扼紧了它的喉咙,让他不敢呼吸,但也不禁好奇有什么能让世上最强大的生物如此痛苦。

黑龙张开了嘴,钢刃一般的牙齿堪堪掠过阿泰尔的侧脸。他要说出那个词了。那个他鲜少使用的词。他的导师告诉他这个词要经常挂在嘴边,但他出于少年人的骄傲自大嗤之以鼻。现在正是检验这个建议的好时机。

“拜托。别赶我走。”

接着,奇迹般的,阿泰尔感到头顶那股压力减小了,龙的态度似乎软化了下来——就像盛夏时山顶上的积雪融化那样。

阿泰尔疼痛的肺叶开始索取氧气,他不由得弯下腰大口大口地喘息起来,黑龙向后退了两尺,像只大猫那样坐在了自己的后肢上。

“你叫什么名字?”阿泰尔边喘边问。

黑龙犹豫了一会儿,说:“我有一个龙的名字。但人类无法理解龙语。你叫什么名字呢?”

这真的发生了。阿泰尔想。我在和一头龙说话。

“阿泰尔。阿泰尔·伊本-拉阿哈德。”

黑龙突然很轻很轻地笑了。

“你有一个星星的名字啊。”


6

阿泰尔有好多好多想问的问题。

这头龙跟书籍记载的完全不一样。他们说龙的身躯庞大如城堡,翅膀张开时遮天蔽日,轻轻扇动便可掀起风暴;这种怪物暴躁易怒,傲慢非常,稍不如意就会吐出烈焰,火势之大能让一座城池在顷刻间化为灰烬。总之,它们既可怕又丑陋,是邪恶的别称,灾难的源头。

所以,要么是书出了错,要么是眼前这个美丽的生物不属于它的族类。而阿泰尔总是选择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每天都跑到黑龙的住处,像倒鹰嘴豆那样问一连串在黑龙看来莫名其妙的问题,以求证人类所有对于龙的猜想。

“你能变成人吗?”

“不能。我只是头龙而已,又不会魔法。”黑龙哭笑不得,阿泰尔看上去有点失望。

“听说龙能和人签订契约,然后他们之间就会建立起精神链接,能互相感应。”

“我只是头龙而已,阿泰尔。”黑龙第无数次这样解释道。


7

再后来,阿泰尔的问题少了。他把所有从黑龙那里获得的知识都记录下来整理成书,期待有一天能将它出版,破除人类对龙族的偏见与恐惧。

不过他还是每天都上山,和黑龙待在一起。

他们总是依偎在一起晒太阳聊天(其实是斗嘴),阿泰尔喜欢坐在黑龙的身侧,毫不客气地靠在对方的肚子上,好像那儿是只属于他一个人的王座。黑龙常常嫌弃阿泰尔太重,带有报复性质地把头枕在他的胸口,最后把尾巴盘起来,整条龙和阿泰尔团在一起。

“为什么你会到这里来?”阿泰尔第一次问了一个私人(龙)问题。

“因为这里没有其他的龙。”黑龙说,显然算不上正面回答。不过阿泰尔也不在意,他本来也不是爱对别人的生活刨根问底的人。

“你不和其他的龙生活在一起吗?”

“龙大多数都是独居的。我记得我跟你说过。”

“为什么?为什么龙不像人那样建立起团体一起工作?就像人类的村庄那样?”

“也许是因为龙不需要互相依靠吧。龙能自己照顾好自己。”

“那很好。”阿泰尔突然说,语气里是由衷的肯定与羡慕。

黑龙惊奇地抬起眼皮和他怀里的人类对视了一下。

“你很适合做一头龙,阿泰尔。”

“我不需要。”他又扬起嘴角。

傍晚的时候伊本-拉阿哈德家的独子离开了。黑龙卧在洞口,凝望着星辰密布的夜空。

他的弟弟曾经迷恋着这些天幕中的光点,甚至会彻夜不眠来观察它们的变化。于是在他被人类杀死后,他的兄长也养成了这个习惯。他把弟弟告诉他的那些星座的名字都记下来,和天空中的几何图案一个个对应起来。他还注意到星星的光芒其实是有不同颜色的,有的是亮蓝色,就像他弟弟的眼睛一样。这个爱好不止一次被南方其他的龙嘲笑过,称他像人类一样“软弱”。

他缺少一颗龙的心脏。而阿泰尔的人类的胸腔里正跳动着一个。


8

春天快要结束的时候,阿泰尔有幸参观了黑龙的收藏品。关于这一点书上写得倒是没错——所有的龙都是收藏家——只是表述方式略有不同(“龙是贪婪吝啬的生物”)。

黑龙的洞窟里堆放着数量可观的带刃武器,其中剑占大多数。能看出来这些藏品都受到了温柔的对待,阿泰尔十分惊讶黑龙庞大的身躯和比钢铁还要坚硬的利爪没有损坏其中的任何一件。

“你喜欢剑?”阿泰尔问,蹲下身捡起一把宽刃剑细细打量,优质钢材打造的剑身上映出他的脸。

“是的。它们就像人类的龙爪。”黑龙无不得意地坐在他身后,享受着对方的惊叹。

“你还没有人类名字吧?”阿泰尔突然回头问道。

黑龙歪了歪头,有些不解地给出肯定答案:“没有。”

阿泰尔站起身来,走到龙的面前,伸手捧住他的下颌,一点也不担心那些尖牙会割伤自己。

“马利克·阿塞夫。这就是你的名字了。意思是‘驭剑之王’。”

黑龙(现在该叫他“马利克”了)看着那双闪烁个不停的琥珀色双眼,觉得这个名字还不错。


9

阿泰尔要离开一阵子。

在一个深秋的雨天里,他专门独自跑到马利克的住处,告诉了他这个消息。马利克正在打盹,在迷蒙的梦境里听到阿泰尔呼唤他的声音穿过厚重雨帘,和空旷山洞里的回声叠加,显得格外清晰。他睁开眼睛,看着立在洞口,单手撑着岩壁的人影。

马利克便叫他到自己身边来。

阿泰尔脱下已经湿透的罩袍拧干了放在一边,仅着单衣靠在马利克暖烘烘的肚子上。马利克自然地把脑袋搁在对方的胸口。

“我要离开一段时间。”阿泰尔说。

“去哪里?”马利克的神经骤然紧绷了起来,本能地抗拒着和对方的分离。

“北方,”阿泰尔解释,抬手抚过黑龙颈部的鳞片示意他放松,“去打仗。应该很快就能回来,只需要两年左右。”

去打仗,马利克默默地想,他原来已经可以参军了吗?他仔细地观察着阿泰尔褪去了柔软线条,已变得棱角分明的脸。他成长得很快,只是他们相处的时间对龙来说还太过短暂,不足以让他察觉这些变化。马利克见识过人类的战争。他很不喜欢。但这是人类阿泰尔的使命。更重要的,这是他的选择,他的决定。所以马利克竭力控制住自己不要蜷紧身体,更不要用尾巴卷住阿泰尔。

但他也不可能什么都不做。

“去挑一把剑吧,阿泰尔。”

“从你珍贵的藏品中吗?”阿泰尔笑起来,嘴唇翘起到一个介于讥讽和玩笑之间的角度。

“是的,而且你要把它完整地带回来,要是敢有一点损坏,我绝对不会原谅你。”马利克威胁道,恶狠狠地喷出一团滚烫的鼻息。

阿泰尔就笑着钻到那堆剑中挑选一把称心如意的武器,属于他的“龙爪”。马利克对武器的品味不是一般的好,那些做工精美、用料讲究的单手剑、双手剑几乎让阿泰尔看花了眼——大马士革的武器铺跟阿塞夫的山洞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不过他还是设法找到了它们之中最好的那个。

剑身平直,双刃锋利,契合手形的剑柄是一只振翅欲飞的猎鹰。

阿泰尔握住它,飞快地在空中劈砍了几下,尖锐的气流声让马利克想起了用翅膀切割高空的疾风的感觉。

“就是它了。”阿泰尔满意地说。

马利克显得既不高兴也不难过,他静静地注视着他,神情里有一点点恍惚,仿佛被来自过去的记忆击中,在确定与不确定之间来回游移。那颗缓慢跳动的龙的心脏里忽然升腾起一种奇特的感觉,仿佛这么多年来他在人类的遗迹中搜寻武器,都是为了这一刻,让阿泰尔在其中挑选出属于他的那把剑。


10

雨停之后,阿泰尔也要走了。他说明天破晓之时就动身。

他把衣服穿上,把剑挂在腰间。整装待发之际,他再次喊道:马利克。

这世上唯一有人类名字的龙把头低下来,和他平视。

然后阿泰尔伸出手去,在胸前抱紧了那颗龙脑袋。他把嘴唇贴在龙的前额,大约三个心跳的时间。

“心宁平安,兄弟。”他低声说,声带的振动从马利克的颅骨传导到胸腔,让原本就滚烫如铁水的血液沸腾起来。

“心宁平安。”他跟着复述一遍,就像在过去他们的千百万次会面与离别中一样。


11

阿泰尔离开之后,马利克计划了多次短途旅行,没有长途旅行是因为他担心阿泰尔提前回来找不到他。

他鼓起勇气去了一趟南方,那个他原本再也不打算拜访的伤心之地。他遇见了自己的老友,一头自称“拉乌夫”的蓝龙。他对人类非常有兴趣,除了给自己取一个像模像样的人类名字,他还教给了阿塞夫兄弟人类的语言。马利克告诉他自己有了一个人类,他看着马利克,半晌之后说“那很好”。

他去了东方,见识了那些真正广阔的平原。再远一些他看到了终年积雪不化的高大山脉,那种寒冷虽然无法伤害到他却足以让他印象深刻。他想阿泰尔一定没有见过这番景象。他还遇到了他的同胞,不过他们身披羽毛,看起来非常奇怪,而且说他不懂的语言。

他去了西边,在蔚蓝的大海上空滑翔,小心地在云层上藏住自己的身体,以免吓到那些小巧的白船上的商人渔夫。

他原本还打算绕路去一趟北方森林,但在第三年的初冬,他中断了旅行。因为龙的直觉告诉他,阿泰尔就要回来了。

他在一个人烟稀少的海岛上稍作休息便动身折返,他几乎昼夜不停地赶路,因为那种感觉一直驱使着他,让他感觉不到劳累。

等到他在夜里回到马斯亚夫的家,山上已覆盖了一层薄雪,村庄已经进入梦乡,宁静祥和。

马利克没来由地觉得满足,在落地之后就开始休息,等待着阿泰尔的归来。


12

他醒来的时候也是在夜里,下弦月非常明亮,枯草上结了一层白霜,暗示着这是一天里最冷的时候。

他走出岩洞,看见山下有两匹马各载着一个人朝着他的方向奔跑着。其中一人是阿泰尔——穿着斗篷带着兜帽他也认得出来,另外一个人他之前没有见过。马在山脚下便察觉了潜在的危险,不肯再往前走,怎么拉拽缰绳都不管用。阿泰尔翻身下马,和身旁的那个人一前一后地沿着一条小路上山。那条小路是阿泰尔亲自用脚踩出来的。村里没有别人走这条路。

“马利克!”阿泰尔远远地大喊。

“小点声!你也许会打扰他!”一个陌生的声音说。是人类女性的声音。

非常懂礼貌。至少比阿泰尔懂。

“不用担心。他肯定在等我。”阿泰尔听上去充满信心。马利克简直想马上开始装睡来打击他。不过他没有。

“马利克!”阿泰尔看见了他,当场就露出得意笑容,又看了看身边金发的女人,一副“我就说吧”的样子。马利克看见阿泰尔的嘴角多了一道伤疤,羊毛护腕的下方,缺失了左手无名指。他比以前身材宽阔了一些,脸上也更加粗糙了。阿泰尔凝视着他,眼神熟悉得好像他们昨夜才分别。

“这是玛利亚。玛利亚,这是马利克。”他兴致勃勃地当起了介绍人。

那叫做玛利亚的人类女子,此时仰起脸看着他,眼神跟过去那个小小的阿泰尔相似极了。


13

他们互相问候之后,玛利亚向他行了人类的礼节。马利克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只好笨拙地点点头。阿泰尔提议他和玛利亚先回去休息,明天再来告诉他这两年发生了什么。

“等一下,”马利克打断了他,努力地想了想该用什么作给玛利亚的见面礼,“你想飞一次吗,玛利亚?”

对方脸上骤然绽开的惊喜笑容说明了一切。

马利克低下身子,让玛利亚坐到他宽阔的脊背上。阿泰尔刚靠近就被它喝住了:“没你的事。你太重了。我带不起。”

“我一点都不重。”阿泰尔反驳。

马利克按照龙的规格翻了个白眼,自顾自起身向洞外跑去,张开双翼腾空飞起。

一开始,玛利亚非常紧张,马利克知道这个是因为她有力的双臂几乎要勒死他。等飞行逐渐平稳,玛利亚便开始信任他的飞行技巧,也不再那么拘谨,开始四处张望,为全新的视角欢欣雀跃。

“谢谢你,马利克。”她贴近他的脖子说,灵敏的听觉让马利克能在风声里清楚地听见这句话。

“嗯……这没什么。只是一次短途飞行。而且你很轻。比阿泰尔轻多了。”马利克说。这个比较逗乐了玛利亚,她咯咯笑起来,用亚麻色的头发蹭着龙的后颈。

“阿泰尔很在乎你。”她忽然说。这句话来得太突然,马利克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在回来的路上,他一直在说你,告诉我你们聊天的内容。

“他有时候说你是个讨厌鬼,总爱嘲讽他,有时候又说你非常温暖,像冬天的炉火那样。

“他说他随身佩戴的那把剑就是你送给他的,他无论如何也不会丢掉他。那把剑也许会陪着他进棺材。

“他说有时候理想和正义看起来太遥远了,于是在征战的长途跋涉中,在那些像星星一样繁多的试炼里,他总是想起你,他是凭着要回到你身边的信念才能一次又一次脱离困境化险为夷。

“他一直说个不停。不提什么‘哲学’的时候,基本上都是在说你。可是直到刚才他才告诉我,你是一头龙。”

马利克沉默着,过了好一会儿,他说:“真冷啊。我们回去吧。”

他扑打了一下翅膀,在空中回旋了半圈,然后向着反方向飞去。在他的山洞洞口,阿泰尔百无聊赖地盘腿坐在那里,单手撑头等着他们回来。马利克倾斜双翼开始降落,阿泰尔站起身来,朝他们伸开双臂。黑龙的心脏忽然感受到了一种轻柔却坚定得不容抗拒的拉力,让他向着地面靠近。

在那个瞬间,马利克突然想到,也许那天阿泰尔告诉他的人和龙之间的契约是真实存在的呢。


END


*

总算写完了。

由于时间比较紧,水平比较低,写得很不怎么样。但总归是了却了一桩心事,又发了一波糖。

希望大家吃得开心。(←很难吧

评论 ( 11 )
热度 ( 58 )

© Rrr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