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r mouth shall mock the old and wise,
Your laugh shall fill the world with flame,
I'll write upon the shrinking skies
The scarlet splendour of your name,

Till Heaven cracks, and Hell thereunder
Dies in her ultimate mad fire,
And darkness falls, with scornful thunder,
On dreams of men and men's desire.

[原创][AC1]《遗失的手札》(Altmal,G)

*时间在阿泰尔击败阿巴斯并夺回马西亚夫之后。
*如题,是阿泰尔第一人称。

最近我总是看到马利克的身影。

第一次看见他,是在鹰堡脚下的训练场,他伫立在导师与学徒之中,看着围栏内搏斗的两个新手刺客。

我清楚我的视力并未随着年龄的增长而下降,于是推断出那个马利克应当是个幻影。是“苹果”造成的吗?我不知道。我对它的认识仍然十分有限。

但我仍然控制不住瞬间的心悸。即使再怎么明白理性的重要,感情仍然在第一判断中占据上风。马利克,我差点大喊。

我看着他——看着那个幻影,然后眨了一下眼,他便消失了。

那时我才感觉到汹涌的悲哀与思念席卷了我的整个胸腔。长期埋首于对圣器的研究使我冷漠而迟钝,几乎陷入疯狂。马利克原先警告过我不要触碰未知的力量,但又有谁能预料到,正是苹果让我们的理想得以延续,让我得以再次与他相见。

然后我见到他的次数越来越多,他距离我也越来越近。我在花园里散步时,曾看见过他的背影。在山坡上,在人群中,我看见他的黑袍,看见他温柔的眼睛,看见他抿紧的嘴唇。每一次都仿佛触手可及,但我沉默着,告诉自己那不是真的。

后来他出现在书房里,背对着我,看着窗外。这一次我终于喊出了声,马利克,这个名字重新在我的喉间滚动从舌尖跃出,激活了过往所有被掩在黄沙下的回忆,关于仇恨与愤怒,关于爱与忠诚。我想起他年轻时的我最为熟悉的脸庞,想起练习剑术时他紧贴着我的脸颊一闪而过的呼吸,想起我们争执时他尖刻有力的话语。想起在马西亚夫的一场大雪过后,我们是怎样在房檐上奔跑跳跃,想起在耶路撒冷的那一天,他告诉我,我们既同享胜利的喜悦,就也当共饮失败的苦涩。

我在尘埃弥漫之中睁开眼睛,回忆都在,不在的是我的兄弟,我的右手,马利克•阿塞夫。

塔齐姆从背后叫我,小心翼翼地探出头问我是否需要帮助——这个年轻人有着同他父亲一样深邃的眼睛,但,不。我不是在喊他。

我说抱歉,他便退下了。我想,聪慧如他一定知道,我是在恍惚间呼唤他的父亲。

*
听《假如爱有天意》的时候开的脑洞。觉得非常心痛,写的时候情绪很不稳定,请原谅我的措辞。
翻了一下阿泰尔的手札,发现马利克的名字出现的次数太少了,我觉得这不应该。蒙特利尔工作室你们不行啊。
所以搞了这个东西出来。
再次,请原谅我对最高导师手札的拙劣模仿。

附一段歌词:
多少恍惚的时候,仿佛看见你在人海川流。隐约中你已浮现,一转眼又不见。
当天边那颗星又出现,你可知我又开始想念,有多少爱恋今生无处安放,冥冥中什么已改变。
月光如春风拂面。

评论 ( 3 )
热度 ( 31 )

© Rrr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