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whisper of two broken wings
Maybe they are yours,maybe they are mine

19:35 大萧条。

我们的缘分止于那瓶酒,那张赌桌,那个被我们称为“拉斯维加斯”的小镇。当我们喝着那瓶酒,在赌桌上对望,混迹于寻欢作乐的人群中时,我由他人之口得知了你的名字——只有名字,没有姓氏。

后来我给炸药炸伤了右腿,去了大平原。在那儿,我的已故的表兄为我留下一栋小小的房子。为了不忘掉你的名字,我常常站在门外的草地里,对着拂晓和黄昏时的地平线呼唤你。Freddy,Freddy。每当这个名字脱口而出,飞快地被风带走时,我又会回忆起那个夜晚,回忆起暗黄的灯光,回忆起你。


-

写到一半的时候想到,这可真像《落水狗》中的白先生啊,于是用了Freddy这个名字。

Freddy也许就像Larry生命里一道转瞬即逝的霞光吧。只是两天一夜的相处,他就愿意为他付出一切了。

评论
热度(2)
© JT789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