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whisper of two broken wings
Maybe they are yours,maybe they are mine

16:39 一个小段子。

审讯室里有股腥味。土腥味,血腥味……也许还有别的。此外就是空气不流通的恶臭,从口腔里,从人的身体其他藏污纳垢的地方散发出的气味。

军官打开他做工考究的皮包,从里面拿出蓝墨水瓶和一支钢笔。他在餐桌上放好一个写字板,准备在泛黄的纸页上做记录。

男人的脸长得像条年老的猎兔犬,咧嘴笑的时候颊上挤出令人不快的褶子。眼里闪着狡猾老练的光,好像下一秒,他就能把他的尖鼻子探到你的衣领下,嗅出你的所有秘密。

“不。”斯科特说。

“你该听点话。”猎狗微微一笑。

斯科特的鼻子被血块堵住,只能难堪地张着嘴呼吸,血液和唾液混在一起淌到下巴然后粘住。他喘了口气,虚着眼睛,拒绝吐露任何信息。

这个可耻的叛徒。

一个耳光猝不及防地扇在他脸上,他连喊痛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打懵了,原本就昏昏沉沉的头里开始发出千万只蜜蜂小鸟和狗崽的振翅声和尖叫,像把嗡鸣不止的电锯把他的大脑搅成一团粘稠的呕吐物。

“我让你说点什么。”审讯官抬起左手示意动手的士兵暂停,然后淡去了脸上的笑容,十分不体面地拿出自己的真面目。冷酷无情,绝不动摇——就像真正的猎兔犬面对一只真正的兔子,衔住那柔软脆弱的脖颈无非是本能,何以称得上恶意。

评论
热度(2)
© JT789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