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whisper of two broken wings
Maybe they are yours,maybe they are mine

1:12 feeling like crap.

给我唱首歌吧,亲爱的。让我在卫生间潮湿冰冷的瓷砖地上睡个好觉。有人告诉过你这是个处理所有污渍的好地方吗?包括血液和约错炮之后的恶心感,还有挫败与厌恶都能一并冲进下水道。嗳,说真的,我多爱你呀,你是这样体贴,像一块热乎乎的湿毛巾。我真爱你。亲亲我吧,之前没人这样做过,一个吻也没什么大不了。

我迫切地需要一场宿醉,这多好笑,我可是滴酒不沾的人啊,听起来正直又文明,生来就跟撒酒疯的红脖子大老粗不一道走。我也希望这样,亲爱的,我也希望我是这样的一个好人,好人不会让别人难过,也不会让自己难过。但可惜了,亲爱的,你刚刚吻的是个贱人,虽然你的嘴唇也许触到的是柔软与洁净,但你实际上好比吃了一口混着杂草根的泥土。

你尽可以粗暴一点的,亲爱的,你可以把我按到角落里给我一顿好打────我告诉过你原因吗?噢,好像没有,但那也不重要了,我只是想着大概是人都得发泄一番的,也许你可以为我刚刚骗了你的一个吻而大动肝火吧,那倒不失为一个好主意。不,事实上我难过得要命,有点神智不清。

对,今天我可以直白地说了,我难过得要命。

空调的噪声多让人心烦啊,亲爱的,不如让蝉鸣淹没你的脑海。热气让人的视觉模糊,高温让人丧失理智。透过你被汗水打湿的睫毛,能看见我吗,亲爱的?我的手腕闻起来像是鼠尾草还是罗勒?

现在是深夜呢,亲爱的。有几个人还跟我似的四处游荡?路灯的光真暖啊,像家。沥青路好。“我能拼接起所有的碎片让它们完好如初,也能按你所需的那样来爱你。”

我感觉很糟。我该怎么来面对明天呢。我想你,想你想了不知道多少年。我好困。我累了。累得要命。给我一个晚安吻吧,亲爱的,我保证我去乖乖睡觉,你的一个吻就能救我了。

评论
热度(2)
© JT789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