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whisper of two broken wings
Maybe they are yours,maybe they are mine

18:33 不死之人和他的爱情。

“问我什么时候确定自己爱他?一个早晨。一个平淡无奇的早晨,天蓝得像宝石,他面向阳光站着,我看着他的侧脸,看着他额前的一绺头发闪闪发光。他当时翘着嘴角在笑,我就像个情窦初开的青少年一样被击中了,心脏跳得要震碎胸腔。

“后来他死了,当然是这样,人都要死的,除了我。

“但多年以后我总算是又遇见了他。在之前将近一千年的时间里我都独自活着,一个人去便利店里买东西,蹲在厨房里摸索微波炉的正确使用方法;一个人看电影,从无声电影一直到4D电影,写一些乱七八糟毫无参考价值的影评,用完的铅笔能搭成一片树林;一个人半夜三更的喝啤酒,从失眠的凌晨四点一直到太阳升起——一个人,一直都一个人,几年换一次住处,一个人搬东西,反正我有的是时间。谈过恋爱,通常撑不过一个月,因为我没法解释我怎么能博古通今——能如此清晰地了解几百年前的人的日常生活显然没法用读的书多来解释,也因为我还是比较习惯一个人。没有他的时候,总是一个人比较好。有时候也想他,在开始的几年里尤其频繁,我头一回那么不习惯永远活着,头一回觉得孤独得要死掉了,想着为什么非得是我呢,除了我还会有人愿意跟他一起死吗,如果没有的话就让这种好机会落到别人头上吧,我要死。

“但是我最终还是习惯了。

“后来我们在某一班地铁上相遇了,不,应该说是我单方面地遇见他。我在门旁站着,一抬头就看见他分开人流走到我身边,像过去他在千军万马之中穿行的样子。

“他看见我了。我们四目相对。我几乎都以为他要认出我了,但是他没有,因为,那怎么可能呢。他甚至都变了样子了,我是凭借直觉认出他的——在那个瞬间里,我就是知道,那就是他。我无法控制地开始流泪,鼻子酸得像被打了一拳,打我的不是人,是那种致命的挫败感,我多希望他能认出我,但是没有。没有。他不可能知道我是谁的。他没能,也不会认出我。

“我慌慌张张地解释说我的隐形眼镜有问题,眼睛很难受,我对他道歉,说对不起吓到你了。

“我打从一开始就了解这种命运,包括我没法改变它这一部分。但我有多少次地在梦里见过这个场景啊,只不过在有些梦里他认出了我,又或者他想要认识我。我凭着醒来时的那一点苦涩的甜蜜挣扎着迎接每一次黎明和黄昏。

“我想告诉他我很想他,我等了他将近十个世纪,但是那怎么能行呢。他应该在现世好好活着,而并非与我这个意外纠缠不清。我不能出于一己私欲就破坏他安稳平静的生活,介于在千年以前他就没能做个普通人。

“我就那么错过他了。我陌生的爱人。我亲眼看着他离去了。”

评论
热度(2)
© JT7891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