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whisper of two broken wings
Maybe they are yours,maybe they are mine

18:32

我推门走进去的时候,看见她蜷着躺在床上,已经睡着了,身上披着条羊毛毯子。劣质的日光灯把她的白皙的双腿照得有点泛青,但她的柔软的脚趾仍然是健康的淡粉色,指甲平整圆润,像小贝壳一样整齐地排列着。

好笑的是,当时我甚至还饿着肚子,心里却想着,如果让我为了她去死,我也是愿意的。这大概是因为当前我已没有什么别的好失去的了,而她是这肮脏贫瘠的一切中唯一美好的事物。


评论
热度(2)
© JT7891 | Powered by LOFTER